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牡丹花下鬼 博客

一斗常倾花下酒,五车时晒腹中书

 
 
 

日志

 
 

《南朝乐府·西洲曲》解读  

2012-06-02 20:10: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首诗被称为“言情之绝唱”,千百年来,不断地被那些为情相许的人们时时唱起,也不时地成为文人作情诗所引用的据典。然而正是这么一首诗歌杰作,人们至今对它却还未得出一个确切一致的解释,研究者甚至称之为南朝文学研究的“哥德巴赫猜想”。这也许是因为它的后现代主义,透着卡夫卡式的诡异构型。

其实在我看来,这是一首再好理解不过的“叙事抒情诗”了,它章节结构完整,叙事流畅,时间、地点、人物、情节,已经都有了:这是一股梦魂对往日那段刻骨铭心的恋情的一次忆念过程。你可以把它当一篇小说来看。

 

《南朝乐府·西洲曲》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  

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西洲在何处?两桨桥头渡。   

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   

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

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   

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   

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   

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   

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   

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   

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开头四句作为序言,即引子。一个“忆”字即道明了这首诗就是一个回忆。点明了故事发生地在西洲。今日“我”又回到了西洲,折一梅枝寄送江北那个人。“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这是当日两人聚首时的快乐掠影,衣衫杏子一般红,两鬓稚嫩如雏鸦,腻白青黑分明。

 

中间这一大段即一个回忆故事的全部过程。开句即问“西洲在何处?”,摇着船儿,到了桥头,上了桥头。落日下,孤单的伯劳鸟惊飞不定,晚风吹袭着乌臼树。这两句的情景描写渲染出了一种神秘恍惚,哀伤凄冷的情境。

然而接下来却又转而明朗起来,想是忆及往日两人相约的甜蜜情景。树下门前,乃是往日经常相约接头之处,郎每一到来,我也打扮好了,急急开门出来相见。然而“我”(忆念之归魂)今儿重来,开门却没有见到“郎至”,出门采莲去,情境又转而暗淡。

接下来六句,写在南塘采莲的情景。这应该也是往日两人嬉戏之处。然而如今唯有思忆而已。“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生发出这样的幻化,当是情太深思太切之缘故。

“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这一句这里又是一转,忆及往日两人嬉戏忘形处而“郎不至”,由极喜转而极悲,“仰首望飞鸿”这是一个悲痛欲绝的姿态,久久地仰着头,盼望那飞过的鸿雁能带来那怕一丁点儿他的消息。随之生出了一种夸张的想象,鸿飞满西洲,渴望着飞鸿能把他接引到青楼上来,亦如牛郎织女之鹊桥上相会。

青楼,应是此女子现在栖身之处。人被困锁青楼之上,栏杆拍遍,每天看着日头沉落到栏杆头之下,而郎终不一至。栏杆十二曲,无奈只有形影相吊,天高水阔,岁月悠悠,度日如年。两人隔绝两处,各自发愁。这是一种“侯门一入深似海,萧郎从此是路人”。

梦魂游荡的一个历程,忽而喜,忽而悲,既喜悦又愁苦,情绪起起伏伏,跌荡回肠。魂游一般,“续续相生,连跗接萼,摇曳无穷,情味愈出。”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最后这两句是意味隽永的尾声,点明了这首诗就是一个“吹梦到西洲”的过程;同时也表明了绵绵不能绝的愿望:借那南风,带着梦,到西洲相见。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