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牡丹花下鬼 博客

一斗常倾花下酒,五车时晒腹中书

 
 
 

日志

 
 

长篇《红叶于飞》 二、异乡同乡  

2014-08-17 18:58: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女孩穿着一件淡粉色睡裙,一头长秀发随意地挽起做一把,悬垂置于一侧耳后,恹恹情思,似未睡足,乍看来倒有一种闭月羞花一般的慵慵情态。面前的小桌上放着几个白色空盒饭,似刚吃完未来得及收拾。她面前电视机上正播放着个选秀节目,声音放得很大,以致于刚才房东拿钥匙开锁的声音响她都没听到。

她看着房东领着范一苇走进房来,在大厅上把手里提的行李放了。房东给两人略作一下介绍,手指那女孩:“小龚,龚默。”范一苇点一下头,然后房东便引他去看房间。房间不大,一张单人床就占去了将近一半的空间,对门一扇窗户,望出去,隔着楼间小片绿地,对面就是人家的阳台,环境还算是好的。退出房来,隔一个共用卫生间,对门的是房东的大间主卧房。

“你觉得怎么样?还可以吧?”房东问。

“……可以,挺好!”也没什么可以不可以的了,空间是小一点,这个城市里这么低的价位上再去找一个这样的单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再说他的行李家当可都带过来了。

“那好,”房东说,“租金嘛,就是我在网上发过的,600块一个月,付三押一。水电费方面呢,是这样算,房里总共住着三个人,你、我,还有那个小龚,每个月每个人负担三分之一。你觉得怎么样?有问题吗?”

“……嗯,行,没问题,”范一苇嚅嚅道,心下似有所思,可没说出来。

“有问题尽管说吧,我们都可以商量。”房东说。

他就说:“……就是这个付三押一,我现在身上只带有差不多一千五百块现金过来,能不能……先付一押一?”

房东就迟疑了,说:“你要是只想租一个月,我是不会租给你的!我这个人是最怕麻烦的了,为了这点房租,每个月我都要重新忙一遍去找人来租,我还不如不租呢。要租最起码也得租三个月,我本来意思还想半年呢!”

范一苇忙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现在先交给你一千两百块,余下的我明天去银行取出来后再给你……”

“是这样啊,”房东转忧为喜,“那也行。那我们现在就把这事定下来吧。”

房东向范一苇要过来身份证。看着范一苇的身份证,房东嘴里便喊出声来:“你也是安徽的呀?”声音把正看电视的女孩的目光也吸引了过来,扭头看着范一苇。“原来你们两个是老乡哎,小龚!”房东脸向着她说。

“黄山市……什么县?”房东低头瞅着身份证往下念,却在这“黟”字上卡住了,“这个字怎么念?”

“黟县,跟一二三的一同音。”范一苇说。

“没听说过,这名字也太偏僻了。”房东摇摇头说。

“黟县没听说,但是西递宏村你却有可能听说过,有名的古村落,热点旅游景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名产名录的。”范一苇说。

“是吗,有机会我得去看看!”房东呵呵笑说,又转而对那女孩说:“哎,我记得小龚你好像也是黄山市的是吧?”

“是,但我是祁门县的。”那女孩说,淡淡的。又转回头去看电视了,看来是不想错过电视上的精彩节目。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就是缘分呀!”房东向二人打趣道,范一苇心里想到了首唐诗: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他也只在心里念念,口上没说出来,呵呵笑对那女孩。那女孩却只看着电视,没功夫理会这边。

 然后房东拿出了一张纸,把范一苇的身份证信息记下来,又写了一张收据。范一苇心里却在犯嘀咕,银行里也就是一千来块钱了,要是都拿出来交了房租,那就只剩下一张空肚皮去兜西北风了。

 办完这一些手续后,范一苇就先把自己行李搬到了房间里。房东把他的晚饭拿了出来,也是叫的盒饭,摆到了客厅上的那张小桌子上,收拾过上面的空饭盒,又从冰箱里拿了几罐啤酒,又把半个西瓜切了。招呼范一苇过来一道吃:“过来呀小范,一起吃,算是我们为你的接风宴吧,呵呵,祝贺我们的新住户的乔迁新居,成功入住!”

范一苇就带着客气坐到了桌前,拿起了筷子,在房东不断的招呼下小心地夹了些菜。

“打算找个什么样的工作啊?”房东聊到了他的工作打算。

“……室内设计吧。”范一苇说。

“哦?这工作不错嘛!”房东说,“前途很大,在上海,这个工作还是有相当好的发展前景的!”

那女孩听这么说,倒开始频频注目于他,这让范一苇倒觉有些不自在了。房东让着菜,说:“看你们拘束什么呢,你们是老乡,以后还得互相帮忙,互相照顾呢!”

吃着时又关心范一苇:“我这里,有煤气有锅灶,你可以自己做饭,多方便,以后就不用再在外边买着吃了,那样多花钱!”

“可惜我不会做饭,唉,可惜了,呵呵——”范一苇说。

“小龚会做饭啊!”房东把脸转向那女孩,“小龚,怎么样,以后你做饭的时候,多加做一份,把小范的吃饭问题帮他解决了,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啦!”说着时脸上带起了一层暧昧的笑容,又说:“你们是老乡,到上海来,又能住到一个屋檐子底下,这就叫缘分!”

那女孩只是笑笑,看了一眼范一苇,范一苇只是傻呵呵笑。

草草铺排下,这一夜范一苇总算睡了一个长久以来都没有的安稳好觉,一张单人床虽然小,两臂一摊就吊到床外边去了,然而有了这么一片属于自己的窝点,坦然舒适,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既而却又想到身上没有多少积存了,得抓紧时间把工作确定落实下来才行啊。

 

第二天中午出去吃饭时顺便到银行网点去查看了一下各张银行卡账户,实在可怜,大概也就只剩有1千来块钱了,如果都拿去交给房东作房租和押金,那往后的日子就真只能喝西北风充饥了。于是就只取出了六百块。

拿回来交给房东,房东接过来一掂,脸上的笑容霎时就止住了,说:“小范啊,不是说好了付三押一吗?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范一苇一脸歉意说:“……实在现在手上缺些钱,请你多加原谅!这样吧,我付二押一,昨晚交给你的算房租,这个算押金,你看可以吗?”

房东心里面掂量一阵后,说:“这样吧,还是付三押一吧。看小范你这人也善良诚实,押金我就先不收你的了,好吧?”

范一苇当然也乐意,说:“很好!”

房东看着他,笑道:“你这个小范啊,跟我钓鱼是吧,先来住上一个晚上,然后让我被迫接受既成事实,接受你的条件是吧?哼,你这人啊,表面看着诚实,其实心里狡猾着呢!”

范一苇忙道:“不是,不是!实在是没办法的事才这样的……”

两人一起坐在大厅里看电视,看电视说着话。说着看着,不注意声音有些大了。龚默突然半开了房门,向客厅里的两人暴喊:“你们能不能小点声啊!”然后又碰一声把门甩上了,很大的怒气。

范一苇看看时间,快午后一点了,就低声问:“她怎么还睡啊?怎么还没起来吃饭?”

房东说:“可能是夜里睡得晚了吧。”

“这样就连午饭也省了?”范一苇笑道。

“个人生活方式不一样,一日三餐:晚饭、夜宵、早饭,没有午饭了,呵呵。”房东也笑着说。

“她做的是什么工作啊?”

“自由职业,也算是时尚圈里的人吧;有些涉及个人隐私,我也不太了解。”房东说,话题就此打住。再坐一会,房东也起身出门忙事情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